电梯之狼与吸精女 【完】 (作者:大禹治酒)


电梯之狼与吸精女 【完】 (作者:大禹治酒),59. 我自信,故我成功、我行,我一定53. 我真想发明一种具有那么可怕的大规模破坏力的特质或机器,以至于战争将会因此而永远变为不可能的事情。---诺贝尔能行。

范可柔名子相当女性化,让人误以为她是柔弱女子!但她的人跟她的名子完全不像!她很高挑,身材非常丰满结实。她有练过柔道、空手道,所以她的臀部非常紧实有弹性,跟她的双乳一样。她眼睛不大,但是鼻翼饱满,嘴唇丰润而微翘,一看就知她是性欲旺盛的女人。

  身为主任的可柔,脾气一向不太好!急躁又冲动,对于下属她是责骂多过赞赏,她的下属都奉她为女魔头,对于敢跟她在一起的男人,真是佩服到不行! 这天,她的下属又在头头面前给她捅娄子,让她火大到骂了底下的干部一整晚,骂到想不出话可骂就甩门而出。

  回家的路上,可柔一想到那些笨手笨脚的下属,就气到呼吸急促,真想捶胸大叫!刚刚真有种冲动,想把那几个猪脑袋,都摔出办公室,省得她看了碍眼! 到了她住处的大楼下,楼下的管理员正在张贴公告。

  可柔问:「老张,这什么东西?」

  一头白发、身形矮小的管理员老张一看到她,马上停下手上的动作说:「范小姐,最近我们大楼出现电梯之狼,这是监视器拍到他的背影!他会尾随夜归的单身女子,然后偷袭……」

  可柔挥挥手,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,她已经够烦了,没心情再听这些鸟事。 看她大步走向电梯,老张自言自语的嘟囔:「这个色狼如果遇到范小姐,恐怕连骨头都要被吃掉!」

  在老张的印象中,范小姐的追求者不少,而且在她家过夜的也不少,但是那些看起来精壮的男人,在这里过没几夜,都像得了大病,面容憔悴,人也消瘦了不少,后来就都没出现。

  老张想,是被范小姐吸干的吧!这阵子都没男人来找范小姐,不知道她怎么受得了?想到这,老张一阵背脊发凉,转头才发现——在等电梯的可柔,锐利的双眼正盯着老张看!

  老张拿着公告纸的手微微颤抖,不会是想要他吧?他都那么老了,怎承受得住啊!

  「叮!」的一声,电梯来了,可柔进了电梯,老张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可柔住的12楼是楼顶,她喜欢安静不被打扰,她这间套房刚好在大楼的最角落,隔音设备在她的要求下,也是完美无缺。她希望在疯狂享受性爱的时候,不会有人敲门,说她扰人睡眠。

  电梯到了12楼,电梯门一开,可柔敏锐的第六感就告诉她:旁边有人! 果然有人从后面把可柔抱个满怀,粗大的手掌扣住可柔丰满结实的双乳,用力搓揉。

  可柔感到身后这高大的男子把他硬起来的肉棒一直往她股沟顶,她把手往后一抓,咦?还蛮粗的,好烫啊!又想到她快三个月没做爱了,实在有点受不了,当下马上反手抓住他的衣领,来个过肩摔!那男子冷不防的被可柔一摔,居然晕了过去。

  可柔马上把这个男人拖到她的房间里,正要关门的时候,管理员老张从隔壁电梯走出来,喊住可柔:「范小姐啊!我刚刚从监视器看妳出来的时候旁边有个影子,是不是有人跟在你后面?」

  可柔冷冷的说:「你看错了吧!」

  老张又说:「可是我明明就有看到啊!会不会是电梯之狼啊?」

  可柔射出一道会杀死人的眼光瞄着老张说:「我说没有,你是没听到吗?」 说完就要关门,老张最后硬着胆子说了一句:「范小姐,不要弄出人命嘿!」不出所料,他得到的回答是「砰」的关门声。

  阿志醒来的时候,全身酸痛,他也不知道怎么会被摔出去?

  这是哪里?他左右张望,这好像是女人的房间?他想站起来才发现手居然被铐在床头!他吓了一大跳,这是什么情形?低头一看,他居然全身赤裸!

  「很讶异吗?」忽然一个低沉感性的女音传了出来。

  阿志抬头一看,鼻血差点喷出来!

  一个高挑丰满的女人走了进来,穿着黑色的性感内衣和丁字裤和吊带的黑色网袜。她的奶子应该有D罩杯,看起来就好想用手抓着把玩。

  可柔坐在床边,看着这个年轻而有点帅气的男人,又高又壮,胸膛很宽厚,他现在眼睛紧盯着自己快迸出内衣的乳房,下体的肉棒也马上有了反应,可柔握住他胀到发紫的肉棒上下套弄。

  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说:「你年纪轻轻学人当色狼,是欲求不满吗?姐姐可以帮你!」

  阿志拼命想挣脱手铐:「把我放开!妳把我铐着,我怎么干妳?」

  可柔爬到床上站在阿志面前,在他面前缓缓地解下内衣,露出坚挺浑圆的D奶,已经翘起来的乳头随着可柔的动作抖动着,阿志看的得直吞口水。

  可柔岔开双腿把丁字裤往上提,那小小的布料根本盖不住她肥厚的阴唇。她把丁字裤拉到旁边,露出已经湿淋淋的小穴,问阿志:「你想不想吃啊?想不想舔啊?要吗?」

  阿志猛点头:「我想吃,给我!」他虽然双手被铐在床头,但还是可以坐起来。

  阿志很主动地坐起来,可柔把腿跨过阿志,把小穴凑到阿志面前,一拨开阴唇,阿志就迫不及待把嘴靠过去,吸住那颗小巧的阴蒂轻轻吸吮,再用舌头舔着阴蒂、舌尖拨弄着阴蒂。

  可柔娇喘着,小穴不断涌出淫水,她忍不住把小穴一直靠向阿志的嘴。阿志用舌头舔着小穴,边舔边吸,可柔抓着阿志的头,几乎是用小穴在洗阿志的脸。 「啊~~好爽!你好会舔,舔得我鸡掰超爽的!」

  阿志呆了一下,他第一次听到女人说这么淫秽的话,但是……听了让他懒叫硬到快爆了。

  「快点打开,我要干死妳这个骚货,妳看起来有够欠干的!」

  可柔抓着他的头发让他仰头望着她,她笑着问:「我的鸡掰穴好不好吃?是不是很想干我?说!想不想干我的鸡掰穴?」

  阿志眼里透露出强烈的渴望:「想!给不给我干?」

  可柔一笑,趴到阿志身上,坐在他的肉棒上,手扶着他的肉棒,让他的龟头在小穴口摩擦,然后用力一沉,整个坐了下去,让肉棒塞满她的小穴。

  可柔呻吟出来,这男人的肉棒算是极品,又长又粗、龟头又大,她可以感觉他的龟头顶到了她的花心。她手按着他的胸膛,屁股有节奏地扭动着。

  阿志真是惊喜万分,这个女人真是厉害!又骚穴又紧,当她坐在他肉棒上,鸡掰像是吸奶嘴一样在夹吸着他的龟头,让他懒叫真的爽到快爆!

  看她忘情地淫叫、扭着屁股,鸡掰穴还一直吸着他的懒叫,眼前那对豪乳还不停地晃,好想抓啊!

  「放开我,拜托……求求妳,好想抓妳的奶子……用力干妳!」阿志叫着。 可柔低头吻住阿志的嘴,舌头钻进阿志的嘴里大肆侵略,两人舌头交缠在一起。阿志觉得很不舒服,有种搔不到痒处的感觉,虽然自己的懒叫正插在这女人的鸡掰里,但是手不能抓着她,用力顶她的骚穴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让他的懒叫硬到快爆,又有射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就差那一点,如果她松开他的手,他绝对干死她!臭骚货这样恶整他! 可柔忽然从他身上爬起来:「这样很不舒服对吗?我把你解开,看你想怎么干我都随便你。」说完可柔拿出钥匙打开手铐。

  阿志双手被解开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扑向可柔,让她背向自己然后压在床边的窗户上,让她赤裸的上半身贴在玻璃窗上,连坚挺的豪乳也被压扁。

  可柔看起来一点也不痛苦,反而瞇起眼睛问:「你想干嘛?」

  阿志掰开她的屁股说:「屁股抬高,我要干死妳这臭鸡掰!居然敢整我,欠干是吧?干死妳!」说完,阿志抓着他的肉棒顶在可柔的小穴口,死命地用力往上顶,每下都顶到底才拔出来,然后又再狠狠的往上顶,顶得可柔踮着脚尖还构不着地。

  因为踮着脚尖让可柔大腿的肌肉紧缩,连带小穴也紧绷了起来。阿志的肉棒被可柔的小穴紧紧地夹住,真的让他爽到连话都快说不出来,不住地低声吼叫。 可柔转头看他沉醉的表情,得意的一笑问:「爽不爽?舒不舒服?姐姐让你还满意吗?小色狼!」

  听到叫他「小色狼」,阿志双眉一皱,有点火大!抓住可柔头发让她仰头望着他,像刚刚可柔对待他那样。

  「说妳欠干妳还真欠干,色狼都做什么事情妳知道吗?专干妳这种又骚又贱的女人!干妳鸡掰也干妳屁眼,臭鸡掰!」

  说完,阿志发狠似的用力掰开可柔的屁股,低头在她的屁眼吐一大口口水,然后拔出肉棒,就把龟头顶在可柔的屁眼上。他期望看到可柔哀求的眼光,求他别这么做,可柔却只是笑笑,望着他说:「我屁眼很紧,肉棒不够硬可能插不进来,你确定你行吗?」

  阿志这下真的抓狂了,这女人是从哪里出来的?真的欠干到了极点!

  他把龟头硬塞进可柔的屁眼,真的很紧,几乎插不进去!他在可柔转过来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痛苦,只有嘲弄!他发狠猛的干进去,死命顶到底!才发现老外的A片为何喜欢干屁眼,原来,真他妈紧到懒叫会断!

  可柔嘤的一声,身体整个绷了起来。阿志深呼吸一会儿,习惯这种紧窒的感觉之后,才开始缓缓地抽动。可柔翘高屁股配合着阿志的抽动,阿志加快速度,抓着可柔的丰臀,用力地干着她的屁眼。

  阿志忽然说:「小母狗,妳不是第一次被干屁眼吧?看妳爽成这样,要不要去阳台干啊?让人看看妳发浪的时候有多骚!」

  不等可柔反应,他就架住可柔,肉棒还插在她屁眼里。他环顾四周看到阳台的位置,就边干她屁眼边走,可柔始终低着头,所以阿志没看到她嘴角的那抹微笑。

  到了阳台,可柔抓着栏杆,阿志整个人贴在她身上,抓着可柔的双乳边搓边干她的屁眼。可柔瞇着眼娇喘连连,心想这小伙子体力真好,谈不上什么技巧,但是那使狠的干法,她喜欢!干得她腿真的软了,能再多个几次更好!不知道上回跟小周拿的那个药效果如何?等等就知道了!

  12楼的阳台,完全听不到城市的喧嚣,宁静的四周,只有阿志干她屁眼的肉搏声。暴露的刺激,让她屁眼的快感一波一波涌来,让她有点招架不住。

  「不行了……真的好爽!我要出来了……」可柔紧抓栏杆,腿都软了下来。 阿志闻言马上抱紧可柔,更加速冲刺,他感觉可柔的小穴涌出大量淫水,顺着她和他的大腿流下。他手环过可柔的腰,手指插进湿淋淋的穴里抠。

  「啊……不行了,屁眼被你干破了!唉唷,不行了!啊~~」说完可柔趴在栏杆上。阿志顿时感觉可柔的屁眼有股强大的吸力,让他的肉棒受不了也喷了出来。

  阿志搂着可柔摊在阳台上,他拔出肉棒,看着精液从可柔的屁眼流出,他用手指将精液抹在她浑圆的屁股上。心想今晚真的是太爽了,从来没有这么爽过,这个女人真是恶魔!

  可柔爬了起来说:「在阳台睡觉会感冒的,不去冲洗一下吗?」

  阿志任由可柔牵着到了浴室冲洗,两人刚刚做得太累,所以在浴室也是冲洗一番就出来床上躺了。

  躺在床上,可柔劈头就问:「你就是「电梯之狼」吗?」

  阿志闷不吭声,算是承认。

  可柔问:「你对那些女人做了什么事情?」

  阿志沉默了许久才说:「就是摸她们的奶子和下体,有时候强迫她们帮我口交。」

  可柔好奇地问:「你没强奸她们吗?你怎么不交女友,要这样偷袭的啊?」 阿志觉得自己干嘛跟白痴一样回答这个女人的问题?他应该打昏她,马上离开这里。但是很奇怪,有了那么爽快刺激的性爱经验,忽然觉得跟这个女人可以聊聊。

  「我只是觉得出其不意抚摸这些女人,让我很有快感,尤其是她们惊慌失措的表情让我很兴奋!插进去反而没快感!女友……像一条死鱼。」

  可柔抚摸着他的胸膛问:「你知道你这是犯法吗?万一被抓到很惨的!」 阿志皱眉说:「但是我忍不住,看到那些女人穿着套装,走起路时屁股一摇一摆,就让我好想摸……」说到这里,阿志忽然觉得下腹一阵燥热,低头一看,刚刚软掉的肉棒怎么又直挺挺的翘着?

  可柔顺着他的视线,看到他又硬起的肉棒,马上俯身就含住。阿志双手枕在脑后,闭着眼睛享受被口交的舒爽。

  可柔把肉棒深深含到底,吸住,然后再用舌尖去舔他的龟头。她一边舔他的龟头,一边用手抚摸他的睾丸,当她用舌尖钻龟头马眼时,阿志舒服的闷哼着。 可柔把阿志的肉棒当棒棒糖一样,一下吸一下舔,一下含着一下用手套弄。 她像是特别喜欢他的龟头,舌头不住在龟头上打转,舔着他浮出的每条青筋! 阿志受不了,把可柔推倒在床上,用力掰开她的腿抬起,往她自己身上压,让可柔可以看清楚她自己未舔就湿透的小穴。

  阿志把龟头抵在穴口说:「看过自己的鸡掰穴被干吗?看清楚我的懒叫怎么干妳鸡掰!」说完就用力干进去,然后不间断地猛插猛干。

  可柔看着自己的小穴被他粗大的肉棒干着,兴奋到了极点;看着他把自己的鸡掰皮干到翻进翻出,还干到又红又肿、淫水狂喷,她爽到大声淫叫:「弟弟,干得我好爽,鸡掰好爽……再用力一点!啊……嗯~~喔……喔……好爽!干爆我的鸡掰……」

  听到可柔淫荡的话语,让阿志也是异常兴奋,把可柔双腿掰得更开、压得更低、干得更是用力,感觉她小穴一直夹着他的肉棒,里面又湿又热好温暖,肉棒被紧紧地包覆,真的除了爽,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!

  不知道干了多久,阿志放下可柔的脚,把她翻过身,让她像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,他从后面又猛的干进去。他整个人贴着可柔,吻着她的脖子背部,双手紧扣她的双乳,又抓又揉,手指捏着她的乳头玩弄。

  「呜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!快不行了~~要高潮了~~啊……不行了!好舒服!鸡掰爽翻了……唉唷!出来了……」可柔抓紧床单,舒服得拼命摇头,嘴里狂叫着。

  忽然她「啊」的一声,整个趴在床上,嘴里还一直溢出甜美的呻吟。但阿志却没爬起来,他伏在可柔身上,肉棒还持续地抽动着!他抱紧软绵绵的可柔,加紧活塞运动,每下都深进浅出;可柔双眼迷蒙,非常乐在其中。

  阿志忽然狠狠地快速干着,片刻他低吼一声,整个人也软了下来,趴在可柔身上。可柔感觉刚刚阿志的龟头一直刮着她的阴道,他龟头忽然胀大,然后射出来,现在整个穴里全都是他湿湿热热的精液!她没回头,但是她知道阿志趴在她身上,连肉棒都没拔出就睡着了。

  感觉睡没多久,阿志觉得自己的肉棒被湿热的感觉包覆着,他清醒过来,低头一看,可柔正跪在他双腿之间,一边套弄肉棒,一边含着他的肉棒!

  看到阿志清醒,她爬起来问:「肚子会饿吗?想吃点东西吗?」

  被可柔一问,他才感觉肚子好饿,也不知道现在几点?抬头四处张望也没看到时钟。阿志觉得好累,他觉得晚上很反常,很容易兴奋,而且可以做很久,可是很累。

  可柔拿着两片吐司在阿志面前晃,阿志接过来说:「就吃这个喔?我不喜欢吃白吐司,有果酱吗?」

  可柔说:「没果酱,有蜂蜜,要加吗?」

  阿志左右张望问:「在哪?」

  可柔坏坏一笑把脚掰开,阿志看到她的小穴很湿,他伸手抹了一下,又湿又黏,他舔了一下手指,是蜂蜜!

  他诧异地说:「妳不但骚又淫荡,还那么有情趣,我真的服了妳!」

  说完他啃了几口吐司,把可柔推倒在床上,又再掰开她的大腿。他拨开她的阴毛,低头就舔她的阴蒂,舔一舔又吸住她的阴唇,口里所到之处都是蜂蜜的甜美。

  他又吃了几口吐司,手指插进她的穴里,边舔阴蒂,手指边挖她的穴,淫水混着蜂蜜流得整个小穴都湿答答。

  阿志把嘴贴在小穴上,大力地吸了起来,「啊……」可柔忍不住按住阿志的头。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!害她的腿在颤抖着。

  阿志用牙齿轻咬阴蒂拉扯着,同时手指插入三根指头,在抠可柔的穴。可柔双腿一并,夹住阿志的头,像是要把阿志整个头塞进穴里似的。阿志推开可柔的大腿,爬起身,又再次把肉棒干进可柔的穴里!

  在猛力冲刺之间,阿志忽然感觉不对,肉棒怎么好像一直又鼓又胀,怎么也不满足?而且整个人一直热起来,到底怎么搞的?

  这股烦躁,让他只好全发泄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!不过这个女人好像一直都很享受。

  一直到天亮,太阳升起,阳光洒在可柔的床上,阿志的肉棒还在可柔身上抽插!阿志的表情很痛苦,满头大汗,他很想射出来,但是精液好像就堵在龟头那边,怎么也出不来。

  反观可柔,她容光焕发,一脸满足,笑盈盈地望着表情痛苦的阿志!

  整个晚上只要阿志一睡着,可柔就会唤醒他。奇怪的是,他一醒,肉棒也跟着醒!肉棒一醒,又想干穴!整晚他几乎都贴着可柔,干着她的小穴或屁眼。到底几次他根本不记得,只知道床上、阳台、浴室、地板、沙发……每个地方他们都有做到。

  阿志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,可柔的小穴依旧紧紧地夹住他的肉棒!像奶嘴般吸吮自己龟头的感觉,已经不像是一种享受,而是一种折磨,像是在吸取他的精力!他的肉棒好像磨掉了一层皮,好痛,好敏感。

  他现在真的痛苦万分,身体整个僵直,只有肉棒还有知觉,不停在可柔的身体里冲刺……终于,他堵在龟头的精液喷了出来,全射在可柔湿热的小穴里!然后他像是虚脱般的倒在床上,红肿的肉棒痛到他都不敢碰触。

  可柔「啊」的一声伸个懒腰,爬起来,她拍拍阿志的脸说:「我要准备去上班了,你也准备一下要走了!」她根本也不管阿志听到与否。

  等可柔要出门的时候,阿志还昏在床上,可柔帮他把衣服穿起来,硬将他拖起来,架着他去坐电梯。

  看阿志倚着电梯门,可柔粗鲁地抓着他的衣领晃着:「你醒醒啊!不然我就把你丢在马路旁边,要不就把你丢在警察局,等人去指认你!」闻言阿志忽然清醒了一点,可柔满意的笑了笑。

  走出电梯,看到老张正在看报纸,她脸色一沉问:「这时间怎么是你在?」 老张的眼光越过可柔,盯着那个走路蹒跚、面如死灰的年轻人,不禁摇头暗叹:「造孽啊!」

  「小李今天有事晚点来,我先顶一下!范小姐,妳今天脸色很好,气色不错喔!」

  阿志看到可柔和老张在说话,马上拖着两条好像跟自己没关系的腿,往门口飘去,连头都不敢回!

  而可柔跟老张说完话后,就看到电梯旁边贴的告示。她边看边问:「对了! 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子,要不要留个电话?」

  可柔转头,才发现阿志早就不见了!可柔脸色又一沉,转向老张说:「顾着和你说话,害他跑掉,你少说几句话会死啊!你是打算赔我一个吗?」

  老张刚端起茶杯的手,开始发抖。

  忽然可柔的手机响起,可柔哼的一声掉头就走出大楼。

  老张开始考虑,是不是该换一个比较安全的工作来做?做保全人员,可能比做这栋大楼的管理员安全多了吧!

  马路上,可柔正对着电话抱怨:「小周你那什么玩意儿!不是说可以硬梆梆48小时,我看12小时就没搞头了!唬我的!」

 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柔的笑声:「我的大小姐,你就知道跳蚤市场的东西,功效要打折扣。再说那是买给妳看漂亮的,那个玻璃罐很漂亮的,妳不会真的拿去用吧?如果是12小时,还比蓝色小药丸猛说。」

  可柔想了一下,也对!就说:「好吧!那你下回看到帮我买个两打回来!」 在小周笑到岔气的声音中,可柔开始在想:下回要用在谁身上呢?

  

  【完】




相关推荐:

网站地图